淮南百科 >>所属分类 >> 文化艺术   

推剧

标签: 推剧 花鼓灯 凤台

顶[0] 发表评论(0) 编辑词条

推剧源于花鼓灯,是流传于沿淮地区为人民喜闻乐见的地方戏剧。抗战时期,由于日军入侵风台,花鼓灯歌舞因战乱逐渐冷落。一批老花鼓灯艺人,在“清音”调基础上,拓宽“清音”音域,创新了一批新的唱腔,使原有的“清音”调旋律更为委婉、节奏也有了明显的跳跃,并且增添了乐句之间的过门,加上了板鼓、笛子等乐器伴奏,形成盛极一时的“弦子灯”班。

目录

[显示全部]

由来编辑本段回目录

推剧推剧

推剧 : 推剧又名“四句推子”,是不在民间舞蹈“花鼓灯”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个年轻剧种。它的主要组成部分有三:表演--花鼓灯,声腔——扬琴,再加上流行在淮北平原的民间舞蹈。推剧虽然早在建国以前就萌芽了,但形成为戏曲并搬上舞台,还是解放以后的事。过去的推剧只是以花鼓灯的形式,在地摊上演出,唱腔只有反复四句,十分单调,剧目虽然大多活泼清新,充满生活情趣但底子单薄,总共有四、五十出戏。 1955年,凤台县在原有半职业民间班社的基础上,成立了推剧团,一些文艺工作者和青年学生参加了剧团,和老艺人一道进行艺术创造和革新。1959年,在中共凤台县委支持下不,剧团邀请了全县四十多个花鼓灯艺人,挖掘和记录花鼓灯及其它各中民间歌舞传统节目,并请了花鼓灯名艺人“一条线”等来进行传艺,使推剧艺术有了较大的发展,唱腔丰富了,表现力加强了,并突出了剧种的地方特色。几年来,凤台县推剧团不断丰富上演剧目,提高演出 质量。整理出《摘棉花》、《送香茶》。

简介编辑本段回目录

民国27年(1938年),日军入侵,凤台沦陷。盛行一时的花鼓灯歌舞因战乱冷落下来。为谋生计,陈敬之、来廷香等组班到霍邱玩灯。在此期间,向戴张集艺人白玉山(艺名:白穗子)学会[清音」调。经反复传唱,拓宽了〔清音」的音域,旋律更为委婉,节奏也较以前有了明显的跳跃性。使用凤台方言演唱,增强了地方色彩,群众誉称为“一条线调”。民国29年,陈敬之、宋廷香、梁金传、韩运辉等人给“一条线调'赠添了四个过门,用板胡、笛子等乐器伴奏,观众称他们的灯班为“弦子灯”班。弦子好班在演出中,注意吸收寿县、颖上等戏剧歌舞的艺术营养以充实发展自己。民国34年以后的演出,逐渐以戏文为主,并有了简单的化妆和简陋的道具。弦子灯班所到之处,深受观众欢迎。因此,凤台张成国、江玉忠、王殿清等20多个花鼓灯班纷纷仿效弦子灯班,丢下花鼓灯,演起弦子灯。“一条线调”在凤台各地普及,弦子灯在凤台扎下根来。1950年末,县文教科以各弦子灯班为基础,成立了凤台地方戏大众剧团。1951年8月,在皖北戏曲研究会上,高光照、朱禹、梅藏等人根据“一条线调”四句一反复(推来推去)的特点,给其定名为“四句推”。宋廷香当年演唱的“四句推”经安徽省人民广播电台播放后,艺人们奔走相告,“四句推子”由此得名。

历史沿革编辑本段回目录

1955年,凤台县在原有半职业民间班社的基础上,成立了推剧团,一些文艺工作者和青年学生参加了剧团,和老艺人一道进行艺术创造和革新。

1959年,在中共凤台县委支持下不,剧团邀请了全县四十多个花鼓灯艺人,挖掘和记录花鼓灯及其它各中民间歌舞传统节目,并请了花鼓灯名艺人“一条线”等来进行传艺,使推剧艺术有了较大的发展,唱腔丰富了,表现力加强了,并突出了剧种的地方特色。几年来,凤台县推剧团不断丰富上演剧目,提高演出 质量。整理出《摘棉花》、《送香茶》。

民国27年(1938年),日军入侵,凤台沦陷。盛行一时的花鼓灯歌舞因战乱冷落下来。为谋生计,陈敬之、来廷香等组班到霍邱玩灯。在此期间,向戴张集艺人白玉山(艺名:白穗子)学会[清音」调。经反复传唱,拓宽了〔清音」的音域,旋律更为委婉,节奏也较以前有了明显的跳跃性。使用凤台方言演唱,增强了地方色彩,群众誉称为“一条线调”。

民国29年,陈敬之、宋廷香、梁金传、韩运辉等人给“一条线调'赠添了四个过门,用板胡、笛子等乐器伴奏,观众称他们的灯班为“弦子灯”班。弦子好班在演出中,注意吸收寿县、颖上等戏剧歌舞的艺术营养以充实发展自己。

民国34年以后的演出,逐渐以戏文为主,并有了简单的化妆和简陋的道具。弦子灯班所到之处,深受观众欢迎。因此,凤台张成国、江玉忠、王殿清等20多个花鼓灯班纷纷仿效弦子灯班,丢下花鼓灯,演起弦子灯。“一条线调”在凤台各地普及,弦子灯在凤台扎下根来。1950年末,县文教科以各弦子灯班为基础,成立了凤台地方戏大众剧团。1951年8月,在皖北戏曲研究会上,高光照、朱禹、梅藏等人根据“一条线调”四句一反复(推来推去)的特点,给其定名为“四句推”。宋廷香当年演唱的“四句推”经安徽省人民广播电台播放后,艺人们奔走相告,“四句推子”由此得名。

唱腔编辑本段回目录

它的主要组成部分有三:表演--花鼓灯,声腔——扬琴,再加上流行在淮北平原的民间舞蹈。

推剧虽然早在建国以前就萌芽了,但形成为戏曲并搬上舞台,还是解放以后的事。过去的推剧只是以花鼓灯的形式,在地摊上演出,唱腔只有反复四句,十分单调,剧目虽然大多活泼清新,充满生活情趣但底子单薄,总共有四、五十出戏。 

推剧艺术来源于民间小调,与当地人民群众生活习惯、民风民俗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,其主要内容反映群众追求国泰民安、幸福生活的美好愿望,歌颂民风纯朴、爱情自由、家庭和睦、社会稳定美好的社会风尚,展现沿淮地区人民的礼仪风情和勤劳勇敢的精神风貌。

推剧唱腔源于自然状态的地方民间小调,由五音阶组成,委婉抒情、流畅明快。道白吐字采用地方语言,表演传承了花鼓灯的动作、步法,易懂、易唱、易学。由于广泛吸收地方民歌的艺术精华,推剧对研究民间歌舞的演变和戏曲唱腔的发展具有重要价值。

推剧艺术风格热情奔放、诙谐幽默,其旋律唱腔、身段、手法,充分体现了淮河人民能歌善舞的特点,具有显著的地方特征和浓郁的乡土气息。

角色编辑本段回目录

推剧主要以生旦为主,产生之初多为花鼓灯后场小戏,剧目有《小放牛》、《大扒缸》、《青蛇白蛇爱许仙》、《洞宾戏牡丹》等。后来随着推剧艺术的发展和丰富,出现了折子戏,如《送香茶》、《茶瓶记》、《李天宝借粮》等。解放初期剧目多为歌颂新中国建立、英雄人物以及社会主义建设的作品。改革开放以来,现代小戏层出不穷,《新春对歌》、《送情郎》、《双回门》、《赶会》等常在民间传唱。

拯救推剧编辑本段回目录

生它、养它、光大它的凤台人竟然失去对推剧艺术的青睐。自家当家文化难道就这样经受不住洋文化的冲击吗?凤台人离不开推剧,看看城乡居民张口就来便知人们何等钟爱推剧艺术。暂时狂热外来艺术只是象婚外恋一样图个新奇,但没有市场和生命力,他们最终会回到推剧怀抱,很多人坚定这种信念。但如果一直让推剧艺术沉寂,等到人们都觉醒再去拯救它,可能为时已晚。推剧艺术如果葬送在这一代人手中,大家都是千古罪人,很多老同志意识到这一点,纷纷联名写提案,要求拯救推剧艺术。曾是第三代当家小生、代表推剧一个时代、当时是推剧团中坚力量的岳文兰同志更是一天也没有闲着。到处奔走呼吁,终于引起时任的县领导高度重视,在时任宣传部长、现任人大副主任苏振来同志的具体指导下,通过新老艺人们的共同努力,象老艺人王德会、姚德配等老艺人退休不休,主动承担指教工作,1997年,凤台艺术学校终于成立。当时凤台花鼓灯艺术面临同样的困境,所以艺校成立后,分推剧、花鼓灯、器乐等班级。推剧班成功地招收近40名13周岁左右的学员。 

据了解,当时这些学员的父母大都是酷爱推剧艺术的本县人,他们把对推剧的爱与光大推剧艺术寄托在孩子们的身上,但懵懂少儿哪知道何为推剧艺术。初接触时,按导演的话说,都象听天书,不知所以然。在老艺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,慧而不倦的引导下,这些孩子慢慢知道推剧,逐步了解推剧,并慢慢地学起了推剧艺术。

学徒生涯的酸甜苦辣,只有孩子们自己才能体会到,当时仅靠在租来的房子中,冬到三九、夏至三伏,没有练功场地,露天训练。当时老艺人薪水极为微薄,学徒津贴仅能维持生活,在这种的条件下,师徒们靠着一腔对推剧艺术的热爱、要拯救与弘扬推剧文化的热情,度过了二年艰苦生活,学员们终于学有所成,初步掌握了推剧艺术的技巧与精华。

激活推剧编辑本段回目录

新一代推剧传人诞生时正值世纪之初,电子时代,经济发展热潮一浪高过一浪,人们在这种热浪包围下,想的更多的是怎样加强自身建设,在社会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。更有兴趣的是网络、电脑、电子商务等快捷高效、简单直接的获利方式。早已淡忘、也无暇顾及地方文化艺术,更意识不到地方文化魅力对优化环境、吸引关注、引发投资兴趣、促进地方发展的潜在动力。 

于是推剧表演在再度完善之际,却找不到演出市场。很多人摆着手说,我们要请戏就请豫剧那样的大戏,不请这种小戏,没有派场。刚任团长的岳文兰食不知味,夜不能寐。她深知尽管具备强大的演出阵容,但多年的沉寂让乡亲们已认为推剧团是朝不保夕的临时班子,没啥看头。但她坚定一个信念,土生土长的推剧一定会再次被群众钟爱。在她的率领下,通过班子的不懈努力,加上县领导的重视和有关部门的扶持、新一代演员的全新演出阵容加上年青、新创的舞美动作等,使沉寂十几年的推剧终于在凤台城乡相继上演,迅速成为凤台城乡争相邀请的戏剧首选。据统计,自2002年以来,在城乡年平均上演百场以上,观众多达上百万人次。新创剧目在省市比赛也连连获奖,新一代推剧艺术的“小萝卜”头们撑起了凤台推剧文化的大舞台,推剧再次占据并丰富了城乡居民的文化生活。

弘扬推剧编辑本段回目录

为适应新时期观众的视觉与品味,编导人员创造了大量的群众喜闻乐见的、以弘扬和歌颂新时代、新风尚、新面貌之类的剧目,表演中更多了些翻腾跳跃等毯子功。

推剧团三代人深深知道推剧再度复兴的来之不易,浸透了他们多少汗水、泪水、口水、甚至是血水,方才走到现在。所以平日里演出之余,“小布点”们从不间断地修炼内功,无论观众多少,都认真对待每一场演出。每逢演出旺季,一天要演上三场,每场都有大量的翻腾动作,很多小演员刚从台前下来,累得直不起腰,躲在后台偷偷的流泪,临到上场时,抹去眼泪继续上演。尽管很苦很累,但没有一名演员埋怨过,用他们自己的话说,只要有演出,再苦再累都不怕,怕的是群众不喜欢、不愿观看。 

凤台推剧的再度复兴更引起了新一届县委、县政府的关注。县主要领导多次亲临该团及演出地调研,并多次拨款扶持。在地方党委政府的关心支持下,凤台推剧艺术不断发扬光大,成为凤台精神、凤台魂,成为淮河文化的代表,向世界展示独有魅力。

附件列表


→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,请 编辑词条

上一篇花鼓灯 下一篇淮南豆腐

词条内容仅供参考,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
(尤其在法律、医学等领域),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。
0

收藏到:  

词条信息

wolfit
wolfit
超级管理员
最近编辑者 发短消息   

相关词条